笔趣阁

第二千五百二十六章 痕迹追踪

鱼竿上的咸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xi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你已经弄清那些古怪玩意的真实身份?”维罗妮娅诧异的看向冯渊,它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这么说,至于说冯渊是不是在开玩笑?这个它感觉不太可能,这种时候,可不是开玩笑的好时机呢。“嗯,如果我没猜错的,那应该是一种十分特殊的情况,有点类似于世界之影,却比那玩意更麻烦。”揉了揉眉心,冯渊头疼的说道,若只是单纯的影子也就罢了,这玩意可没那么简单啊。转头看向维罗妮娅,冯渊说“说起来,这东西或许和你的权柄有关。”“嗯哼?”听到冯渊这么说,维罗妮娅想到什么诧异的看向冯渊说“你的意思是,那些都是真实生灵的镜像?可这不对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何我感觉不出问题呢?”这不是维罗妮娅自大,而是涉及到自身权柄,神兽都是很敏感的,即使不知道,也会有种隐约的感知,不可能什么反应都没有,然而在维罗妮娅看来,它真的什么都没感知到。“目前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肯定,那东西是真实生灵的影子,不,不止是这样,畸变之影,或者说,和本体相反的存在。”“最好的证据,就是那些属性和绝招十分异常的一叶狐,如果是真正的镜像存在,属性和绝招发生改变很正常,至于说为何看上去都是生灵,我怀疑这玩意有一体两面的特性。”说着,冯渊想到什么摇摇头说“不,不对,真要举例的话,就像纳吉亚的两面被分开一般,虽然另一面特殊,但也是这个生灵个体的一部分。”“这类东西,必定要有一个环境载体,不可能凭空出现,这和单纯的镜像分身不一样,更接近于一种规则异化。”看向维罗妮娅,冯渊顿了顿说“而且,刚刚那个青铜像,很特殊的是,其并非主时间线的生灵。”“什么?!”不止是维罗妮娅,其他人也惊到了,之前冯渊的解释有些难以理解,因此戚辰他们并不知道事情的复杂性,在他们看来,不过是类似影子生物之类的玩意罢了。然而,听到冯渊说那东西并非主时间线的生灵,他们倒是被吓了一跳,因为不管是影子生灵还是别的什么,应该都是主世界内的生物,然而冯渊却告诉他们,这些影子,居然来自于主时间线之外!“等等,按照你的意思,那些东西应该归属于生灵的反面这个大类呢,然后,那些东西是凭空出现的呢,如果它们是主时间线外的存在,究竟是如何绕过层层防御突然出现在这?”望着冯渊,不止是维罗妮娅不理解,战争戚辰他们也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按理来说,有神庙庇护,无论是投影还是别的,都不应该越过神庙祝福凭空出现在庇护区内部,但是这些东西却有这种表现...”“我怀疑它们走特殊的领域,只有这样,才可能绕开卯木市的防御监测,别忘了,神庙并不包含敌对侦测这个功能。”神情凝重的说着,冯渊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真的是通过特殊手段绕开防御监测,这就代表着诸国的防御存在巨大漏洞。“特殊领域?你打算怎么做呢?”维罗妮娅沉思片刻没有立即动手,因为主世界内领域众多,有许多根本不在它的权柄范围内,一般的手段也无法勘测到那些特殊领域。就如数据领域,它们虽然能一定程度上对其造成影响,却无法直接改变数据领域的大环境,也无法控制其内部的规则运作。“若是影子镜像这类,确实和我的权柄很接近呢,但是,我之前没有感应,恐怕找不到呢。”维罗妮娅一脸为难的说道,这玩意最麻烦的就在这里,它的权柄可以说是一众神兽中最接近那玩意表象的,然而它没有任何感知,这就意味着它们所借用的领域,和它的权柄毫无关系。“刚刚我抓到一丝痕迹,借助这个痕迹,我们应该可以顺着它们来的路径追过去,虽然极限就是世界边缘,但,至少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不是?”手指划过翻开的漆黑的古书,冯渊说着目光扫向众人,戚辰迟疑片刻说“我和你一起去,如果他们的目标是我,跟着你,说不定能将他们再次引出来。”“诱饵不是那么好做,不过,你应该考虑的是我们一起行动?”战争戚辰无奈的说着看向冯渊,点点头,冯渊说“这事和你们有直接联系,虽然我和维罗妮娅它们追过去也不是不行,但...我更想知道,他们究竟为何盯上你们。”自嘲的笑笑,战争戚辰望着星空说“哈,我也想知道,我究竟何德何能,能让他们盯上,你应该已经排除亚尔摩德的嫌疑对吗?”“嗯,虽然我不知道亚尔摩德的具体信息,但战争时间线的国家信息我有个大概了解,完整的战争时间线实力和帝国时间线不相伯仲,只是因为内部战乱等原因,单个国家,实力远不如帝国时间线。”“更何况,他们没有这个必要如此,真要对你动手,大可以在战争时间线内进行,亚尔摩德,恐怕只是一个幌子。”打量着戚辰,冯渊说道,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亚尔摩德的嫌疑大概是能够排除,他们的行动,应该是受到时间纠正的影响,而制造出时间纠正的幕后黑手,才是搞出这一切的真正敌人。“我们是休息一晚还是立即行动?”一直保持沉默的窦烟岚开口问道,冯渊手指在漆黑古书上画着什么口中说道“现在就出发,晚了我怕对方又抹除痕迹,毕竟它们的这种偷袭方式太过奇怪。”说着,冯渊手指猛地从漆黑古书上抬起划过空中,金色的文字仿佛被他这动作从书里拉出一般,下一秒,这些金色的文字猛地炸开,周围的环境开始发生改变。楼房变得老旧,大地开裂,天空,群星变得血红,阵阵阴风吹来,让冯渊不免想起那些恐怖片里的桥段。“这是...不对!与其说是领域,不如说是特殊的夹层,只有特定生灵才能通过的空间夹层。”目光扫过众人,冯渊察觉到异常,金色的光芒不断从他们身上冒出,就连维罗妮娅都无法幸免,这光芒,让众人仿佛变成发光的灯泡似的。冯渊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强行进入不允许他们存在的区域就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漆黑古书的力量在庇护他们,否则他们要么被排斥出这片区域,要么,就是被这片区域同化或抹杀。甚至这种规则的优先级,已经超出维罗妮娅掌握的权柄,这才使得对方受到漆黑古书的庇护。“特殊的夹层空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看向四周,维罗妮娅想到什么看向冯渊身边的小叽,见对方也在冒光有些诧异,周围的环境,让它不免想到鬼系和死亡系相关的规则。然而小叽的表现却证明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若是真像它猜测的那样,小叽不应该冒光。即使冯渊没有解释,它也猜到这光究竟是怎么回事,看向塔穆尔,维罗妮娅惊奇的说“这,似乎和你的规则有关呢?”塔穆尔是一行人中唯一没有冒光的,然而,塔穆尔轻轻晃动身体说“并非如此,只是我所掌握的权柄特殊,独立于常规规则外罢了。”“那,这片空间,究竟是什么情况?”望着这如恐怖片片场的环境,维罗妮娅不解的说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无双破坏神武道第一神逆麟神帝惊!嫡长女她撕了豪门炮灰剧本第一次魔法世界大战不死妖帝群星的观察者百骨刀之九州旗仙武战神万古剑尊从囚徒到司辰人在高武,熬夜爆肝应劫之日全民NPC:我能斩杀玩家一号狂枭神话:灵性支配者凌天诀玉玺璧书轮劫录混沌剑帝全职鬼修吞天造化经我即是天神苟在仙武,敛尸长生我欲诛仙刀路独行系统带我升级仙女掌门以身相许封神之清平游记天降鬼才星际特工,黑衣人一拳横扫诸天的我真没开挂洪荒之人道系统不想当大师兄后我开始听到心声吞仙长生不死从冷宫吃瓜开始从每日结算开始肝出个左道仙君一刀绝世反派成了至尊,碾压所有气运之子太古封魔开局刚好苟完十年,我无敌了两界:从低武肝出个仙武巨擘